01
2019
04

山岭崖畔上,一簇簇的山桃花

  四号中午饭后,我双手敲打着键盘写下春的诗句,就在1:59时电话突然响起,江南老家大表弟的名字赫然显示着;瞬间我的心突然感到一丝不祥之兆,因为姨娘已85岁高龄,且前几年患有不治之症!忐忑中我接通了电话,果然,噩耗传来,我亲爱的姨娘已于三号下午6:20走向天堂......    我喉咙哽咽,哭腔带出,大表弟言之:“姐,你别太难过,就是告诉你一声,我们这边正在忙碌。”我还想说,“姐,你远,不用来了,这边不让大声说话,你什么都不要管......还是让妹给你说。”我只感觉,他说话声音很小。又听表妹也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