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
2019
04

我的故乡,是农村,也是大山区

  山中不乏奇花异草,春夏季节到处山花烂漫,没有任何地方比我们的家乡更美!不足的一点就是冬天没有花开,梅花不喜欢我们这里的土壤,总是找不到,也不见人工栽培,谁也没有见过梅花。

  

  记得我十岁时,正月初二去舅舅家拜年。积雪约五寸厚,山上山下全是白茫茫的一片,微风不断地吹着,积雪丝毫不愿意融化。走动杨苗溪,水沟不到一丈宽,流水已经结成冰棍。我正好停下脚步,无意中看见对面的沟边有一颗花树,仔细一看确实是一颗白色的花树,花的颜色白的同积雪没有区别。寒冷的微风在山谷里来回荡悠,诱人的清香钻进我鼻孔,沁入心田,像桂花糖的味道,又像兰花的幽香。心里充满占有的欲望,假如能把它移栽到自己的家门前,让更多人在冰天雪地里观赏这种凌寒开放的洁白香花,不仅仅是陶冶家乡人们的性格,更重要的是提示大家,励志进取,自强不息精神。

  

  前年五月,我回去给舅舅做生日。家乡都盖上两层楼的洋房,豪华气派,到处停着小车。我沿着山间弯曲的水泥公路,独自步行去聋山界,边走边观赏一路风景,两边的高山都被茂密的树木覆盖,很难看到山里人家。山涧里潺潺流水,似乎弹起优美的琴音,欢快地穿行于乱石间,奔放前进的步伐。这是我们家乡父老永不止步的精神,这更是改革春风一直没有停下的号角声。

  

  我滿姗地走到杨苗溪,找到掩隐在参天般大树下,高过两丈,绿叶葱茏,生机勃勃地花树。我用手机微信二维码扫一扫,让我喜出望外地笑了,原来,这是一颗白梅花树,而且,在我国很少地方有分布。它对土壤要求十分严格,属于濒临灭绝的稀有物种,生长习性只能在极其特殊是岩石缝里生长。怪不得,我们这里有这种白梅花,却又十分罕见!

  

  我们家乡的父老,自古以勤劳进取为美誉,从不安于现状。古人自发修渠道、铺山路、建拱桥,浩大的工程都靠村民们集资完成。七十年代,试种杂交水稻。改革四十年来,涌现大批种植、养殖专业户,经商、办厂多如牛毛。最近几年,新修的洋房,取代千百年以来全木质民房,一个崭新舒适的集镇,出现在山间故土。

  

  家乡的父老,不就是这颗特别的白梅花吗?以顽强不屈的拼搏精神,默默无闻地扎根在鲜为人知的山野里,壮大了自己,把洁白无瑕的美丽身影;把清香醉人味道留给了人间。


« 上一篇